您好,欢迎来到重庆乐一爱儿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特殊儿童康复

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名称:重庆乐一爱儿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

联系:贺老师  13370723369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8983783757 

邮箱:1024559948@qq.com

网址:www.leyiaier.com

地址: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首创城 

        涪陵区李渡镇马鞍涪陵区残疾人康复中心(涪陵榨菜厂旁边)

 

从新兵到精锐,我是这样走过来的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

从新兵到精锐,我是这样走过来的

发布日期:2021-03-25 作者: 点击:

从新兵到精锐,我是这样走过来的


2010年5月,我16岁:在重庆市铁路中学上高一,和其他人一样,过着数日子的平淡生活,忽然有一天,我们班来了一位新老师,辅导我们上晚自习。她告诉我们,她叫贺小燕,是一个心理咨询师,还开了一所特殊的幼儿园,在还剩下的半学期里,她将给我们上课。辅导我们做作业。

一个月后,在经历了怀疑、好奇、期待、激情过后,贺老师要离开了。临走时,贺老师邀请我们去她的幼儿园做客。

2010年7月,我想外出找暑假工,QQ联系了贺老师,就这样,第一次到了“乐一”。到校前,我很担心,从来没离开过学校的我是否能和同事们相处愉快?电视上的种种职场中常有的尔虞我诈出现在我的梦里。幼儿园的学生们是否好教?怀着忐忑的心,我来到了幼儿园。我被小贺老师带到了其中一个班,那位老师热情的招呼我坐下,我就坐在了 边上的学生旁边,有点紧张、有点不知所措。看着老师非常有激情的上课,可是学生却没一点反应,甚至连看都不看老师一眼,这时候,老师拿出一袋小零食,小朋友们的眼睛一下子就看过来了,老师教读儿歌也能慢慢一个字一个字的读,然后老师就像训练宠物一样给了他一点小奖励。当老师在课上教读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想跟着一起读,就像我上课时的样子,可是看到小朋友不配合的样子,如果我跟着读了,就只能听见我一个人的声音了,那多难为情啊。于是我犹豫了, 后还是没能发出声音来。


image.png


后来吃午饭了,大家都坐在一张桌子上,学生和老师们一起吃饭,那场景,我现在都还记得,我小心翼翼的坐在桌子的一角,观察着学生们,看到桌上三个碗里的菜,和桌面上像菜市场一样的狼藉,油汁、菜叶、饭粒满桌子比比皆是,,还有游窜在各桌之间的学生,一不留神就会从你耳朵旁边飞快的伸出油腻腻的手到菜碗里抓菜,然后撒的到处都是并且同时转身就跑,抬起头来,一个女孩子的鼻涕已经快流到嘴里了,嘴里还包着一大口白饭,双眼无神的把我盯着,我差点没呕出来,老师看到以后,赶紧给她擦了,然后淡定异常的接着吃饭。这顿饭,我只硬逼着自己吃了一口,就再也吃不下了。饭后的清洁就像是打扫战场一样,扫出了一大堆的饭菜,脚下全是饭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下脚。我逃一样的来到操场上,坐在秋千上,慢慢的消化着我来到学校3个小时的所见所闻。

“这就是一个小型精神病院”——这是我得出的结论

这里的学生乱跑乱跳,自言自语,不理人,玩泥巴,吃沙子,摘树叶,转圈圈各种令人费解的行为。有的小朋友好像非常喜欢我,总是抱着我的手臂,对着我傻笑,总跟着我,我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,连厕所都不放过!

虽然这样,但我却没想过离开,因为我爸是在精神病医院工作的,我从小就在里面和他们玩,知道他们并不可怕。我想他们也许就和那些病人一样吧。

在接下来的2个月中,我渐渐习惯了他们的生活,习惯了他们吃饭的“战场”,习惯了他们的“不听话”。转眼就到了离开的时候,我用了2个月的时间, 后还是没能教会小宇穿衣服,也没能教会查查10以内的加法,走的时候千般的无奈,万般的不舍,和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已经都融入了我的生活,看到他们挥着小手说“老师,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啊?”眼泪终于没忍住流下来了。我承诺着:我有空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。


image.png


留在乐一:辗转好几个年级



2012年6月10日,我18岁,高考失意,我回到学校继续工作。当时学校要搬家,一部分学生和老师要去歌乐山,一部分留在九公里。歌乐山去的都是小班和中班的孩子,留下的都是大班的孩子,也是和我更亲近的孩子,再次回来以后,我和浚力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,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,我的心里是120个不愿意去歌乐山的,因为那将意味着我和浚力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,可是事情不都是尽如人意的,学校安排了我去歌乐山,虽然不舍但我还是走了,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忘记浚力满脸泪水不要我离开的感人画面,那撕身裂肺的哭喊声现在我都还能记得.……

来到歌乐山以后,我被调到了小班,才知道的时候,心里非常不乐意,因为听老师们说,小班是 难教,生活不能自理不说,还大多不会说话,根本无法沟通,教起来就更费精力了,比中班和大班的孩子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才行。不过小贺老师说“小班是整个学校 幸福的地方,因为我们可以见证很多宝贝的第一次,第一次发音,第一次独立上厕所,第一次笑,第一次安静下来上课……”我一想,也是,这个学校哪个班的孩子不费精力呢?况且每个班有每个班的特色,小班更需要老师们的关爱才对,我自认为并不怕脏怕累,那小班我又有什么不能坚持下来的呢?就这样,我留在了小班,还和新来的孩子建立起了非常深厚的感情,特别是鑫鑫和麒麒,我的两个心肝宝贝儿,我们一起哭过,一起笑过,一起努力过,我们三个之间的感情也日益深厚,而我也见证了他们一个又一个的“第一次”:第一次仿说,第一次安静的在教室上课不跑出去,第一次安静的坐着上课不哭,第一次吃菜,第一次自己写字,

第一次上台当老师,第一次关心老师,第一次主动语言,第一次……太多太多,我是何等的幸福,可是我却又要和他们分离了——我要去荣昌了。


image.png


2013年2月15日,我19岁,我来到了荣昌,一切又要重新开始,我们搬到荣昌的都是大龄的宝贝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3年前,我刚进入学校的时候,一张张熟悉的面容,一种种熟悉的感觉,让我情不自禁的暂时压抑下对歌乐山宝贝们的思念,又全身心的投入到大班的教学中,每天绞尽脑汁的想教他们什么,用什么方法教,怎样的形式是 合适的方式,他们现在 需要的是什么,怎样可以改善他们的人际交往,能够想到的东西,我都会想法设法的让他们去尝试,看到他们一张张开心的笑脸,一天的劳累也会减轻一分,每次从家里回来,进校门时一声声的问候总能问到我的心坎里,他们是可爱的,是纯白的,这也是我愿意和他们一起“四处漂泊”的 大的原因。

2013年8月,我签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合同,我将为乐一奉献我接下来的5年。我相信也希望在2018年,我会再次站在签约仪式的台前,签下我的下一个5年!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eyiaier.com/news/514.html

关键词:特殊儿童康复,特殊儿童康复学校,特殊儿童康复费用

最近浏览:

  • 在线客服
  • 联系电话
    13370723369
  • 在线留言
  • 手机网站
  • 在线咨询